变奏曲
发布时间:2010-09-16 16:05 阅读:253

能做梦是很美的事,能睡到自然醒是幸福的事,20多天不上班是奢侈的事,这些的这些属于我这个单身的女子,美得不知如何说好。 太美时,身体提出抗议,喉咙在痛。不知道是准备感冒,还是咽喉炎发作。梦里在腰间缠一圈绳子,然后滑落滔滔江河。腰间新戴的腰绳似乎就是梦里那个结。在梦里被人追杀都是一种幸福,因为精彩纷呈,而且自己的神通广大,怎么都不会被追到。 看股市,只能长长叹口气。昨天刚出的股票,今天涨停版。本想今天找个机会再买回它,没想睡过头,只有错过。或者我的心态也不对,如果不把股票当回事,它也不会把我当回事。看来还是老老实实盯着为好。 

在电脑前三心两意地游弋。看看征婚交友,看看新闻。玩玩QQ里的魔法卡片。这段时间突然迷上这个,对农场反而不怎么兴趣了。真是玩物丧志,花了大量时间在游戏上,结果收获只是很虚拟的级别而已,并没任何好处。 整理整理去旅游回来的照片,写写游记,日子过得简单而舒服。

旅游五天,回来写大概要写上十天,流水账一样的记录,给自己再一次品味。喜欢旅游,喜欢写游记,这些都是自己的人生体验。不为赚什么稿费,不为捞什么名气,只是很个人的记载。想到老的时候,挂着老花镜看这些东西,一定是裂开嘴巴笑的。有时候回过头看当初写的游记,那些稚气的话语,仍然给我一种从心里开出花的感觉。一些从来没有远离的味道,一些已经不存在的感觉,展现在过去的文字里,还是很庆幸,一个人的日子因为有文字的记载而从来不寂寞,从来不缺乏精彩。 穿得很素雅出门。这并不是我的风格。我喜欢自在,害怕拘束。

穿个白裤子,做什么都谨慎很多,辛苦。这条白裤子买来以后,一年穿两三次而已,真亏。去到女友的摊子坐一下,然后一起去一下手机店。 看看时间差不多,便告别女友去酒店喝喜酒。半路下雨,一身狼狈。新郎是二婚,被群里的人打趣说娶姨太太。更有女友这么跟我说,应该是二奶挪正。俗语结婚那天下雨,多半是因为新人喜欢用水泡饭吃。这个说法有没有根据不清楚,但喝过几次酒,如果下雨问问新娘果然有此坏习惯。 酒店装修豪华,空间颇大,宾客满席,也不觉得压抑。会堂布置典雅,不象一般酒店俗气。大屏幕上放着新郎新娘的结婚照,引人羡慕。不知道我结婚会是怎么样的,一年年青春消逝,似乎结婚是遥不可及的事了。

能跟一个人走进结婚礼堂是不容易的事,跟一个人白头偕老更难。畅快地吃菜,跟旁边的夏MM比,简直是贪吃得很。人家一盘菜吃一块,这不吃那不吃。就算我放开肚皮吃,也没多少吃。甚至一不留神馒头全被吃光,只好跟旁边桌的人要一个过来吃。 吃饱喝足,各自散去。剩下一瓶酒,抢着要拿回去。有人说这瓶五粮液值70块钱,不禁乐说那我这次喝酒还是赚了啊。现在喝喜酒礼金一百块,捧茶钱十块,一顿喜酒下来一百一十块。

好像一对夫妻来喝也是礼金一百块,茶钱二十,比起一个人赚多了。没办法,谁让自己一个人呢。要知道我这么迟没结婚的话,年轻时就不要参加喜宴,就少花了人情一大笔钱。不过,人生在世,人情债是永远还不清也说不清的。 九点多才回家。微风吹拂,想着自己那一天结婚,这样大摆宴席该是多美的事情。鼻子一酸,连打几个喷嚏,唉,是不是快要感冒了,还是找点药吃吧,要不然难受的只是自己。

作者:爱上散文

简介:散文是一种抒发作者真情实感、写作方式灵活的记叙类文学体裁。“散文”一词大概出现在北宋太平兴国(976年12月-984年11月)时期。《辞海》认为 :中国六朝以来,为区别韵文与骈文,把凡不押韵、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(包括经传史书),统称“散文”。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