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理工科的学生爱上文学
发布时间:2010-09-17 22:27 阅读:348

记得原先上课时,曾有老师说,找男朋友就要找学理工的。他们平时太忙,话语不多,但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很真诚的。

在学校里,同学大多都是学理工的,又感觉他们多半淡定、平静而又深藏不漏,激情洋溢。

科学的文章如果找他们来写,也许会很专业,外行甚至根本没有勇气读完,但如果他们中的某些爱上了文学。那么,科学就会很流行。

理工的男生,遇事冷静装严肃(其实是闷骚)。他们也喜欢○○××,但当他们说起时,你丝毫不会感到不适和羞涩,反而会迷茫而又带着敬意地去聆听,因为你也想在看片儿时忍不住对同伴呻吟“我的海绵体开始充血”;跟她解释,自己在高潮后不能再坚持,因为环磷鸟苷被磷酸二酯酶分解掉。这样隐晦而专业的解释很具有说服力,而且,将这样冷静的词语在网上拿来交流,很少会被和谐。

理工的学生学的是自然科学,因此往往对自然有更细腻的情感,丝毫不逊于那些只会空想的写散文的文科生。他们如果写起散文,则不仅优美,而且专情,安安静静,兢兢业业的那种。到现在,还时常将鲁迅的《百草园与三味书屋》拿来读,并觉得这才是科普的散文。理工人的散文很自然地带着些专业词汇,或许感觉有些不伦不类,但完全是生活中真挚的情感。

理工男也是常人。他们有条理,有深度,但也会“记忆到这里发生了混乱”;他们有思想,爱自然,因此常常对人间烟火看不惯,文章中便带着谐谑却不乏同情;他们有趣,幽默,在睿智中传播科学。

《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》,就是一些不务正业的学理工的童鞋写出的很流行的科学。读完以后,会发现科学不仅只是在写论文、只是在实验室里有用,在生活中,在交流时,同样离不开科学。然后也顺便喜欢上了一个很长的词“文学气质的理工男生”,这样的男生肯定是很优秀的:他望着窗外的蓝天,思考着机器的运转,淡淡的,很自然,偶尔被自然打动,稍加分析后,写出了很抒情的文章。

白色的封皮,可口的尺寸,读来完全没有压力,在不经意间便学会了科学,并爱上她,不断地再去寻找科学的坚果。

现在还经常到松鼠会的网站上找些文章来读,慢板而自信地读完,当读到好的文章后,会整理到自己的word,看到不寻常的图片时,会认真地收藏。现在自己的桌面就是一幅空洞着大眼睛,裸体的只剩骨架的比卡丘的解剖图。


作者:爱上散文

简介:散文是一种抒发作者真情实感、写作方式灵活的记叙类文学体裁。“散文”一词大概出现在北宋太平兴国(976年12月-984年11月)时期。《辞海》认为 :中国六朝以来,为区别韵文与骈文,把凡不押韵、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(包括经传史书),统称“散文”。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