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草原,我的河
发布时间:2017-06-22 04:32 阅读:148

躺在松茸茸的草地上,遐想白云后面有许许多多故事,要不苍天不会把美景都抛洒在呼伦贝尔这一方草原。那云儿飞,草亦飞,花儿也在飞,我不知道是谁恋着谁。

一只凤头百灵趋步到我身旁,头顶着花缨子,眨着温馨的眼睛似乎要向我说什么,说什么呢?莫非它就是青鸾?要给我讲解云花、花草、或草云相爱的故事。再不然要给我当月老么!

贮足于敖包山顶,九曲十八弯的莫日格勒河敞开怀抱奔来,不,那是位姑娘,蒙语的莫日格勒就是聪慧的少女。你看她徐步鼓点,牵裙蹈足,顺流侧身,逆流圆舞,迂回往返,顾盼回眸。将青草写成婉约诗,把翠峦书成长短句,用书法的皴笔描绘出雪葩样的羊群,春江般的群马,就是和风中也浸润着肤肌的清薰。

草原有太多的神奇,连名字也是一对情侣。传说呼伦为郎,力大无比;贝尔閨姑,能射善骑。为拯救草原与妖魔搏杀,女的化作湖水淹死了众妖,男的为寻找女的投水而去。于是,她们双双化作呼伦、贝尔湖,广袤的草原镌刻上她们亘古。

总想填阙圈儿词,就是朱淑真“相思欲寄无从寄,画个圈儿替。话在圈儿外,心在圈儿里。单圈是我,双圈是你。月缺了会圆,月圆了会缺。我密密地加圈,你密密地知侬意。还有那说不尽的相思情,一路圈儿圈到底”的那首。把牵思和神往寄往呼伦贝尔,述说一番的城里人心中的围城的背离。终于浅夏时分呼伦贝尔成全了我,让我划了个从海拉尔到额尔古纳、根河、莫尔道嘎、室韦、黑山头、扎赉诺尔、海拉尔的圈,把相恋的小诗发给了相知和不相识的她们。

到呼伦贝尔去,淘宝欢乐!

那里有条蒹葭苍苍的河。

都说海拉尔人没有忧伤,

那是千年的唠叨被洒脱。

为什么草原上白云朵朵,

那是牧羊人把幸福诉说。

小草躺在母亲的怀抱,

花儿弄露微笑浅抹。

骏马奔腾着心中的希望,

风儿把梦想网罗。

吼一声“美丽的草原偶的家”,

勒勒车载着明天的丰硕!

人说天空有多宽广草原就有多辽阔,尽管我乘着越野车,爬上断帽山也越不过心中的丝丝迷惑。小草在北国安家,冬季冷极零下58度,酷暑炎炎不曾有荫凉呵护,但他有淡然处世之心,秋凋春绿,奋发向上,为了什么?

都道河流是草原母亲的乳汁,我看那伊敏河、哈乌尔河、根河、额尔古纳河就是驼着脊背的老父亲。坚忍不拔,勇往直前,尽管世俗、冷眼、生活的重担把腰板挤压的弯曲,却从不在孩子面前泪落。那蜿蜒流洄是刻在他额头上岁月的褶皱;日月轮回,谁也猜不透他爱子怜家的执着。

追赶夕阳的额尔古纳水,难舍青草、黄花、白桦、蓝天,就如同我不舍她的低眉、笑脸、拥抱、期许一样。虽说你是中俄界河,却割不断人民的友谊。如同我和草原相恋的牵丝一般,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

“唧唧复唧唧,木兰当户织。”我在黑山头极力寻觅花木兰的足迹,因为当年我的老乡“旦辞黄河去,暮至黑山头”。可如今已是镇级城廓的边地,街阔楼高,哪里还有木兰辞中战场胡骑的悲戚。

月下与吉拉林列巴房的俄罗斯美眉闲聊,唐突询问:”对岸的俄罗斯小镇奥洛契与我们的室韦对比哪个好”?俄罗斯小妹倒也直爽:“我不能说我的家乡不好,但凭心而论,你们这里经济发达,民安物阜啊”!瞬时,我觉得月儿的脸异常可爱,满天的星斗对我青睐。

巴音毕格是扎赉诺尔圣水灵泉牧场的老牧民。万亩以上的草场,愈千只的羊群。唠起年景,尽管今年呼伦贝尔草原遇到干旱,但他并不惊悸。他说他儿子在苏木搞户外旅游,家里的打草场现在看不尽人意,但如今政府一心为牧民服务,前两年冬季缺草都是大交通调来的。我觉着踏实!

点赞!“葛根高乐”啊(蒙语意清澈见底之河)!你把心剖在草原上,把对美好的向往大写在五彩中!让我这他乡游子也物化为情痴高歌:

我的草原,我的河!


作者:子愚雅趣

简介:有一种声音响耳边。有一种天籁驻心田。总以为音乐空灵,不如静默以心对心的物语。有时想来陶趣,悦耳的未必悦心,只因自己是乐盲,不识五音。有感舜时的夔先生作了《箫韶》,凤凰来仪,百兽率舞。想必先生一定是恬然大度之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