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韵,在希望中绽放
发布时间:2017-11-03 11:10 阅读:334

秋节过后,北风开始轻轻吹拂,大地淡淡的黄韵,顿时成了秋季田野共同的景致。而此种秋韵的殊胜场景,就由台湾西部的無垠原野,一路蜿蜒迤逦,来到了东部的花东纵谷區域。

时序幻化,生机无限,原本在〈秋声赋〉中充满肃杀氛围的秋天,却在这亚热带的台湾,俨然成了一道收获的代名词。黄韵泼洒,由淡而深,由浅黄而金色,绵绵书写着一幅大地丰收的场景。而此一大自然的蕴涵境界,也于今年秋冬的丝瓜棚上漫漫开展,点妆几许北风吹拂下的视野风华……

搭乘高铁,在这秋末的季节里,沿着台湾西部平原北上,一路奔驰,年少的田园记忆,纷纷映入眼帘,鼓动着那脑海深处的尘封波澜。一块块大地的稻田画布,色泽深浅有致,不断地展延铺陈,一幅丰收的场景,早已随着绵绵泼洒的黄韵,轻盈地点妆在这曾经伴随走过的童年原野上头。悠悠的场景,绵绵的风情,是那么地熟悉亲切,那样的宜人入心,彷佛就像昨日一般。

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,这大自然的规律幻化,似乎早已随着二十四节气的节奏变易,而深植于每个中国人的心灵深处。尤其,对于出生于农村乡间,从小就受到大自然更迭不断洗礼的人们而言,记忆尤其深刻。只是没有想到,在长大成人之后,我却仍然能够拥有那种的田园雅兴,偶尔放缓匆匆前行的脚步,刻意去欣赏周遭大地的恒常与幻化,感受这份大自然所赐予的人生厚礼。

往年此际,原本绿意挥洒的瓜棚,便会逐渐转换季节颜色。那黛绿的丝瓜叶面,总会在这大自然神来之笔的泼洒彩绘之中,挑染着一层层淡淡的黄韵色泽。此情此景,在岁次不断更迭、记忆不停翻新之中,似乎毫无例外,让人不禁兴起了一股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之思古幽情。

只是,这种往常亘古不变的哲理,却在今年秋天的视野境界里,多了几许意外的惊艳。那原本业已少见的黄色花朵,竟然在这濒临冬藏的秋末时分,在满棚黛绿的瓜棚上头恣意开放。朵朵黄花随处散布,只只蜂蝶逐影穿梭,生动地点妆出一幅无尽的棚上秋韵风华,是那么的令人悸动、让人激赏!

黄花日日绽放,丝瓜条条垂挂,此种早已随风远扬的殊胜记忆,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眼前。犹记得二十多年前,首度建构丝瓜棚之后,真是年年符应着所谓春萌、夏绿、秋收、冬藏的时节更替。总是于元宵节前后播下种子,历经一个月左右的缓慢成长,待进入清明时分之际,便见到那满棚的黄花绽放无尽丰采,跨越炎炎夏季,一路来到季秋的十月之末,等待呼呼北风捎来换装的信息。

只是这番甜蜜的记忆,却在去年九月中秋节前的两次台风过境之后,被彻底摧毁殆尽。瓜棚塌落,复以碎叶、瓜藤不堪强风肆虐而渐次枯萎,终于让这原本满怀希望的收获憧憬,迅速化为乌有。满棚枯黄,景象凄凉,似乎业已标志着冬天场景的提前来临。睹物思情,百味杂陈,那份潜沉压抑的落寞心思,却情不自禁地涌上了心头。

撑起塌落棚架,正当拟欲动手将棚上的枯藤和褐叶予以剪除之际,却意外瞥见数条纤弱短小的绿意,正在枯干的藤蔓上面,奋力地向前攀爬。此番意外地大自然生命奇迹图卷,竟然让那原本早已低迷的心绪,瞬间像注入了活泉一般,迅即翻腾活跃起来。真是,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由于今年侵袭的台风较少,绿意一路从春天蔓延至秋季,叶片重重迭迭,生机从无间断。虽然绿韵满棚绵延,黄花却是隐匿难觅,一直至中秋节时分,才见到几朵黄花陆续点缀枝头;而几条绿色丝瓜,也因之而一一垂挂。花开延迟,欣喜依旧,而那番不同于稻田原野的秋韵场景,也于焉在这丝瓜棚上绵绵开展。

迎着晨曦旭日,在这孟冬伊始、立冬节气即将来临的十一月之初,我又再度经由南回铁路,奔驰于花东纵谷平原之中。满途的秋黄渲染缤纷,无垠的稻田绵延耀眼,就在这季节转换之际绵绵铺展。金色的黄韵,恬静的原野,就犹如梵谷的麦田画作一般,是那么的生动,又是那般的真实。

一辆收割机,在一大片耀眼的金黄视野之中,不断地回旋盘绕,而一群白鹭鸶家族,就在后头紧紧相随。好一幅优雅的大自然画作,就在这以远处绿意盎然的中央山脉为背景之禅意泼墨里,汩汩流入我那早已温馨洋溢的心灵深处,不断回荡、萦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