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华拾流红
发布时间:2017-10-24 10:17 阅读:43

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,我有幸在开封搞段村中型水库设计年余,抚膺往思,竞泡在诗“醅”词“汤”里,哑然成趣。

开封是七朝古都,历史上曾称老丘、大梁、陈留、东京、汴京、汴梁等,人云其名源于郑庄公“开疆封土”,有人说因避汉景帝刘启名讳而出。

只记得彼时开封的风沙颇大,我工作地点在省府西街的开封地区行署水利局,就餐在徐府街开封地委招待所,住在寺后街的河南旅社里。每天行走在“古风”中上下班,弄得“灰头土脸”。晚上尽管门窗紧闭,早上起来,桌上一层细沙,信手指画,恍有唐代书法家张旭教颜真卿书诀“锥划沙”的感觉。

相国寺在河南旅社南面的自由路,我不时去转悠,寺内有乾隆年间铸铜钟一口,高8尺,重5000多公斤,四更轰鸣,声闻城廓;还有千手千眼佛。但我更钟情寺外的故事。相传这里为战国时魏公子信陵君故宅。李白有诗《侠客行》颂其壮为:

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

银鞍照白马,疯沓如流星。

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闲过信陵饮,脱剑膝前横。

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

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

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。

救赵挥金锤,邯郸先震惊。

千秋二壮士,烜赫大梁城。

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

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?

想当年信陵君魏无忌礼贤下士,门下三千食客,急人之困,用看大梁夷门的守门小吏侯赢和屠夫朱亥,“窃符救赵”,两度击败秦军,挽救了赵国和魏国危局。不得不让人仰止。

开封地委招待所在明朝徐达府的原址上,但古建筑已难寻了。追思明代开国第一功臣徐达南征北战、叱咤风云,从朱元璋御赐其两幅对联就窥出内里:“破虏平蛮,功贯古今人第一; 出将入相,才兼文武世无双。”“逮兹定鼎于江南,遂作擎天之柱;始余起兵于濠上,先崇捧日之心。”

人们说这里曾是大宋宰相府,院里有颗古槐,深秋时分,“金甲”铺地,多少次让我联想起王国维推崇的“人生第一境界”的晏殊那首词:

槛菊愁烟兰泣露。罗幕轻寒,燕子双来去。明月不谙离恨苦。斜光到晓穿朱户。

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欲寄彩笺兼尺素。山长水阔知何处。

一夜西风,叶凋人去,可那人生的启迪长在。地灵人杰,相比那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也出在这“小园香径”。

那时自由路与中山路口的州桥处正进行考古发掘,说挖出了城摞城,由于黄河水患使开封从战国至清代2000多年间的6座古城池深深淤埋于地下。宋时这里是京城繁华区,虹桥下汴水奔流,御道旁商贾云集。《水浒传》里杨志曾在此卖刀。每当月明之夜,“两岸夹歌楼,明月光相射”,被誉京都八景之一。记得那时一早到南关火车站赶车,搭乘人力三轮,车夫把铃铛摇的叮当当响,总觉得那是古城歌舞的“宴乐”。

水库设计工作不是太忙,因我刚从学校毕业,只是辅助工程师做些计算、制图工作。为此,周末便跑到城里一些景点去观光。

龙亭是必去不可的。这个宋朝的大内禁地,如今让时光剥蚀的裸露着潘杨二湖和几经修葺的万寿亭,俨然失去往日皇家的尊贵。其实皇帝也是人,宋徽宗挖地道到歌楼与名妓李师师幽会,享了艳欢失了江山,沦为阶下囚。才子周邦彦有首词《少年游》细品很有意思:

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。锦幄初温,兽香不断,相对坐调笙。

低声问:向谁行宿?城上已三更,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。

讥也,嬉也,“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!

铁塔公园位于河南大学北侧。此地曾为北宋皇祐元年的开宝寺,铁塔高55.88米,八角十三层,因通体褐色琉璃砖砌筑而得名。爬上铁塔,吟咏元代散曲家冯子振《铁塔燃灯》,忽然觉得自己高大起来。

擎天一柱碍云低 ,破暗功同日月齐。

半夜火龙翻地轴,八方星象下天梯。

光摇潋滟治珠蚌,影落沧溟照水犀。

火焰逼人高万丈,倒提铁笔向空题。

但如何我也没想到几年后竟到这塔边的河南大学进修,沾了宋代贡院的地气,如今也提起笔来写铁塔。

开封郊区禹王台的大米很好吃,说是黄河水灌溉,粘甘醇馥。实际上这个纪念大禹的台子古为“吹台”。春秋时,晋国大音乐家师旷曾在此吹奏乐曲。西汉初年,汉文帝封其次子刘武于大梁,为梁孝王。梁孝王喜好同墨客吟诗吹弹游乐,为此增筑吹台,并兴建殿宇楼阁,植名贵花木,修成一座豪华的园林命为“梁园”。唐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李白、杜甫、高适会聚与此,饮酒赋诗。李白书《梁园吟》,杜甫写《遗怀》,高适作《古大梁行》。难能可贵的是由此产生了个“千金买壁”的故事。传三位诗人走后,有僧人见墙上涂鸦欲擦,被一年轻貌美的白衣女喝止,用千两银子买下此壁保住诗句。李白闻之深受感动,便托杜甫和高适作媒,娶了这位宗氏才女为妻,了却了后半生。

买了几次米后我顿悟:这里的米为什么好吃?不仅仅是因为灌了黄河水,那是骚客大家的诗韵薰出来的!

开封城西北角的城墙外,有一个叫逊李唐庄的村子我不知去了几次,说不清是寻找词境,还是感慨人生。因为这里曾是囚禁南唐后主李煜的地方。

李煜被俘后,被封为违命侯,拜左千牛卫将军,囚于此地一座小楼中。一个亡国之君把悲恨凄楚都寄托在长短句里,哀怨之深:

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(《虞美人》)”。

史载李煜在他生日“七夕”之夜在寓所命故妓和乐,唱作《虞美人》新词,声闻于外。被宋太宗赐牵机赐毒酒害死。真是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无奈朝来寒雨,晚来风。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。自是人生长恨,水长东”。

昔日幽禁李煜的小楼早已不复存在,可重光的词却深深铭记在我的脑海中。

转眼多年。前些日子随朋友到开封去看大型实景演出《东京梦华》,“汴梁”的变化不可谓不大,现代化的宋风御街,烟火、灯光、音乐中,演员舞打唱白异常热闹,但我的情愫却依然在那古人的辞藻灵韵中。


作者:子愚雅趣

简介:有一种声音响耳边。有一种天籁驻心田。总以为音乐空灵,不如静默以心对心的物语。有时想来陶趣,悦耳的未必悦心,只因自己是乐盲,不识五音。有感舜时的夔先生作了《箫韶》,凤凰来仪,百兽率舞。想必先生一定是恬然大度之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