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雨不湿知心鬼
发布时间:2018-02-03 17:55 阅读:532

彼此是个模棱两可的词,我不知道它说的是谁和谁的关系远近还是谁和谁的感情亲疏,更多时候只能慢慢推测。

窗前有结了痂的墨,温水化开,提笔蘸之,颜色不深不浅,恰似未经世事的孩童头上一撮黄毛不白不黑,又像三十而立养家糊口的男人不老不少。世事繁杂,我一个初生的牛犊不敢贸然评论,做不到世事洞明、人情练达,却也不会茫然到不知自己的喜悲。我喜欢一个人静默,朋友叫我也会去,这是两种不同的感觉。有了朋友,我便觉得踏实;有了黑夜,我便觉得自在;有了牵挂呢?我觉得朋友成了知己,黑夜不再是良夜。听得见三更雪化成水、四更观音低眉,到了五更,我们成了普通人。

书生的戾气磨在时光里,倒也不像僧人一般淡定,没这境界却想着装模作样,于是就有了虚伪。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倘若能左右逢迎,也不至于发此刻的牢骚。深深感谢未尽全力的你,爱得不刻骨,疼得不铭心。也庆幸生命中有你的痕迹,侥幸得到垂青,侥幸共看风景。

我有花一朵,开在我心中。有了信仰也就有了寄托,而寄托总是在无能为力的时候跑出来。春雨不湿知心鬼,秋寒透打痴情人。算不上痴啊,缘份也不停留啊,我们的故事一撇一捺间就完结剌,比秋冬转季还快、比红炉煲汤还快。如果可以,我倒是想成为钻进你心里的鬼。

散文总是想不好结尾,大概是真的缺憾,杜撰不出圆满。写首诗吧,名字想不好,索性就叫【未名词】

风敲木叶落,空响翠微草。

与我三两枝,簪发醒梦早。

玲珑瓦上雪,炉火正煎熬。

一时汤味扬,拂去无名恼。

生涯多附和,虚名尽可抛。

与君同愿老,可为深深交。


作者:风撩衣

简介:北方雪乱,寒烟微凉,你在彼方,莫失莫忘。故事里的人家可曾遗忘,还有那些过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