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县委书记与杠子头司机
发布时间:2017-08-26 10:35 阅读:238

姚京是南下干部。当某县县委书记时,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,疾恶如仇,功过分明,做事果断有魄力,就是脾气火暴,对搞歪门邪道、拍马溜须、办事拖拉之人,叫他撞见,就是一阵雷霆暴雨。因此,人们既敬佩他,又有几分惧怕。

有一次去王湾区(现在叫乡镇)检查工作,吉普车翻过汉丹铁路,一辆解放卡车停在路边,下化肥。乡间小路窄小,小车过不去。

姚书记的胡秘书下车,认得开卡车的司机王老二,对王老二说:“姚书记急等着去王湾区检查工作,你将车让下。”

王老二是县城有名的杠子头,是个正直人,爱打抱不平,敢说。就是遇事不会拐弯,认死理。见胡秘书对他颐指气使,他哪吃这一套,没会着一样说:“他去开他的会,我车下我的化肥,关我啥事?。”这不是明显的为难么。谁知他顺带还说了一句,“真要是有这么高的办事效率,缺粮县的帽子,早就摘掉了!。”

姚书记脾气本来就坏,一听这话,一蹦,跳下车,对着王老二嚷开了:“噢,你说县里粮食产量上不去,是我弄的,戴上粮食落后县帽子是因为我?嗯?我调来才一年多,就都是我的责任啦,嗯?”

王老二是地区生产资料公司驻县站的货车司机,不归县里管,姚书记认不得他,王老二自然认得姚书记,可他脖子扭过来,对姚瞅了瞅,不屑一顾地说:“你是谁呀,我又没说你呀。”一句话堵得姚书记愣了半天。

胡秘书赶紧上前解劝道:“你这娃,这么不懂礼。这是县委姚书记,车让下,区里一班人等着姚书记过去开会,研究事呢。”

随行的人想,有人从中解火,姚书记也有个台阶,面情上好受的。可是,杠子头王老二根本不买账,说道:“我又没有得罪他,给他赔什么礼。他当他的书记,我开的车,我又不归他管,又不求他办个事。”

姚书记气得火冒三丈,大声叫道:“翻天了!翻天了!”

王老二望望天,慢条斯理说:“哪儿翻天了,我看天还是好好的。”

一边的姚克业的司机,嘟哝道:“开球个大车,有啥了不起,赖球的不得了。”

王老二一听,杠子头脾气更来劲了,仰着脖子说道:“我是没有啥了不起。但总比有人仰着下嘴巴,接领导涎水吃,还脆迷迷的,强球得多。有本领,就开过去撒?!”。

一看局面僵到这,有人对姚书记说,王老二是王树英的二弟,南下老干部韩桂芳的舅娃。

姚书记一听,想套下近乎,就忍住性子,轻言细语地对王老二说:“哟,你是王树英、老韩的弟弟,他俩可都是老革命,我们见了,都很尊敬。现在岁数大了,身体不好,前段我还安排照顾过。”

可王老二不是油盐不进地说:“他们两老革命,有病了,组织关心照顾,是应该的。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把个姚书记噎个半死。作为一县一把手,那受过这气,今天算是把颜面丢净了。

最后气得,只好叫司机去把老干部韩桂芳、王树英两口接来。

王树英见到王老二,教训道:“老二,你咋这不懂事,姚书记多忙,耽误了大事,你担负得起?”王老二脖子一别,说“他忙他的事,跟我啥关系?”

老韩见王老二他姐说的他也不听,就也上去劝道:“老二呀,姚书记多忙,区里还等着他过去开会,你车就往边让让。”

王老二还是不同意,说:“姐哥,你们说也没用。你们求乞他,巴结他,我可不求乞他。”

老韩南下老干部,也是个正直实在的人,七八十了,身体又不好,一听王老二这话,气得浑身哆嗦起来,指着王老二大声喊道:“嗯,你去打听打听,我老韩一辈子求过谁,巴结过谁?我要会巴结谁,我一个三几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,能混到提前退休这一步?”

王老二见他姐夫哥气成这样,就解释道:“不是我不让,路只这么宽,我一让,装化肥的车,得掉到路边泥沟,就起不来了。他们不问清情况,强马吃车的叫我让道,我王老二能吃他们这一套?我们地区站的书记同他平级,派我们来为生产队送化肥,不感谢我,还来训我,有这道理吗?”

虽说都是南下干部,可老韩资格比姚书记还老,姚书记生怕老韩这会气出事,安慰罢老韩,姚书记又转过王老二和和气气地说:“老二呀,你好性把情况说明,不就没有这么多事吗?再说我比岁数大不少,说几句口气软一点话,就丢了你人?降低了你的身份?”

事情说清楚后,争吵变成说笑。转眼化肥下完了,王老二技术好,车倒出几十米岔口,让过姚书记们一行,向姚书记和他姐姐姐会一招手,然后像没发生刚才不愉快一幕一样,车开得飞快,一溜烟地跑了。

搞得姚书记和老韩两口,只摇头,又好气又好笑,感叹道,王老二真是个爱较真、认死理的杠子头。据说,姚后来还很欣赏这个爱较真的杠子头王老二,专一要他回来,调到纪检部门,搞执法检查工作。

这段趣事,成为县城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有人敬佩王老二敢捋虎须,也有人赞扬姚书记胸襟宽广,有容人之过的雅量。


作者:汉水烟柳

简介:岸边的绿柳,水上的六角亭,远处的高楼,倒映在水中,亮丽动人,比地面上的实物更为迷人,更能激发人的想像。你看,水中的高楼,像一座华丽的宫殿;楼台显得古朴典雅;一带绿柳掩隐的亭阁,像西湖一样,充满诗情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