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集体时的农家肥
发布时间:2017-10-21 12:13 阅读:24

庄稼一枝花,全靠肥当家。这句农谚道出:肥料决定地力,地力决定田粮食产量,产量高低又决定着农民的衣食温饱。说明了肥料对种田的重要性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左右,还没有国产化肥和进口日本尿素,种地普遍使用的肥料,都是生产队里积起来的农家肥,也叫土家肥。

说起农家肥,我知道一点,小时候还参加了一些生产队积农家肥的劳动。农家肥大致有四种来源。一是家家户户上缴到生产家、换取工分的家禽粪料;二是生产队夏秋割青草掺泥土沤成的;三是生产队出牛铺、清堰塘、掏井出产的土肥料;四是田地长的紫云英、红花草,犁埋田地沤成肥的。

那时,家家户户都有向生产队交农家肥的任务。平时每家每户,都积攒猪粪鸡粪,积累到一定数量,肩挑或板车拉,交到生产队集中起来农家肥堆上。早中晚,村庄里都能看到刳个粪筐、提个粪铲、到处转游勤快的捡粪人身影。他们希望多捡点,能多换点工分。上学的中小学生,放学后,也会加入拾粪的队伍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几个小伙伴,提个烂瓷盆子,捏着两个长筷子似竹竿棍,转到黑龙集街捡鸡屎粪。进入书店,一个小伙伴,趁店员不注意,从靠墙玻璃柜缝隙里,偷了一本毛笔字贴,上书法课时,想不到还派上用场。

夏秋之际,正是荒蒿野草疯长茂盛之时,遇到下雨农闲,生产队安排社员们,到野外田间地头,沟渠河坡,割回野蒿青草,沿着村庄路边,垒起一谷堆一谷垛的。然后,社会员又将村庄里家禽经常走动、泛起绿铺的肥壮的湿泥地,铲起一层,集中起来,掺进青蒿堆中,堆好后,用泥巴糊得严丝合缝,修成一个个小山包,或长方体形状。青草和肥泥,经高温发酵腐烂后,就是很好的有机肥料。

生产队的牛铺也是出生农家肥的一个好地方。牛铺是拴牛喂牛的地方。牛吃喝拉撒都在里面。隔一两天,喂牛的就要出牛铺,把牛屙尿在牛屋的牛粪带污泥,铲到粪撮箕里,挑堆到外牛屋外面成堆发酵,然后再挑进新土垫在牛铺。发酵好的牛粪,是很好的腐植肥。每年临近春节,生产队都要摸藕、逮鱼、清堰塘,挖起的藕,捉起鱼,分给社员们,丰富人们过年的餐桌,改善了人们的生活。清塘时挑倒在稻场和田埂上的紫泥,经霜雪一冻,变酥变碎,撒到田里,也是壮地的好肥料。

到种麦时的时候,将这些集中起来和沤好的农家肥,从村里人挑牛拉送犁耙好的田里,均匀地倒一小堆一小堆的。这些黑色的、散发着腐酸味的农家肥,远看就像一座座排列整齐小山包或蒙古包,布满田野。播麦种时,与麦籽一同埋地沟里作底肥。记得有一年种麦时,白天人手不够,来不及农家肥,生产队安排“青年突击队”趁月亮好晚上往地里送肥。一、二十个青年,在突出队长带领下,待牛车装满农家肥后,两个身强力壮的人,抬架起车辕车衡,其他人推拽,我们几个少先队员,也跟着推拽,在明亮的月光下,人欢马叫、欢声笑语地从村里往田野里送肥。

后来根据上级指示,要求生产队推广和扩大水稻种植,生产队靠土办法,积起来的农家肥明显不够用。开始学外地经验:让稻田先长植物,然后埋土沤烂壮地。种冬小麦时,留作下年种水稻的田地,耕耙后,撒上黑色的紫云英种子。第二年春上,紫云英长得又肥又嫩,像田地铺盖一层厚厚绿被。紫云英开着紫色一串串细碎花,映照天地都是一片紫色云雾,非常壮观。

犁整水田时,由于紫云英秧子长得纵横交错,茂密厚实,再有劲的牛也无法耕犁。队长又安排社员们,人人拿把一利铲,站成一排,边退退剁,将田里的紫云英剁碎剁平,然后,再叫牛犁,翻起黑土,将紫云英埋进土里,然后把渠水放进泡沤,最后再耙成水田插秧。随着紫云英的沤烂,壮水肥地,使稻秧长势很好,稻谷产量增加。紫云英除了肥地之外,还有一样好处,叫人难以忘怀。那时,在荒春头上,缺食少喝的社员们,紫云英的的嫩尖,掐回家,洗净后,拌上豆面,蒸熟后,浇上蒜泥,像蒸桐蒿一样好吃。既缓解了人们的饥肠,又调剂了人们的口味。

还有一种叫红花草的植物,同紫云英一样,也可以作绿色肥料。红花草播种和生长期,也同紫云英一样。只是莺飞草长时间,红花草开花,远望一片红色花朵的海洋,似田落彩霞,地铺云锦,成为绿色田野的一道亮丽的风景。比起紫云英,红花草,薄叶翠绿,青梗脆嫩,直接耕犁,浸在泥水里,更好沤烂,更有利水稻生长。

现在种田,由于化肥省力,肥效快,粮食产量高,人们普遍使用化肥。但使用化肥生产出来粮食,却没有使用农家肥种出来粮食,吃起来味道醇厚,口感好,营养丰富。而且化肥使用时间长,土地板结退化,还有一定环境污染,叫人有点怀念起对环境无污染、无破坏的农家肥来。


作者:汉水烟柳

简介:岸边的绿柳,水上的六角亭,远处的高楼,倒映在水中,亮丽动人,比地面上的实物更为迷人,更能激发人的想像。你看,水中的高楼,像一座华丽的宫殿;楼台显得古朴典雅;一带绿柳掩隐的亭阁,像西湖一样,充满诗情画意。